阿里云不为人知的 B 面

文章来源:绿盟市场 时间:2019-04-04 16:49

10年后,阿里参谋长曾鸣把这次会议称作阿里历史上最重要的战略会,当时大家争论了两天,最后一天的半夜画出了一张图。 

核心是要建设一个生态系统,而最底层是信息流、资金流和物流,贯穿所有业务的数据要打通,并命名为“登月计划”。 

一年后,王坚受到“登月计划”感召,加入阿里,开启“飞天”之路。同年,中台雏形出现,“五彩石”项目开始技术和数据领域的中台化,为阿里动物园的生态繁荣奠定了基础。 

而后的12年里,图中的具体业务行动不断调整,阿里软件后来并入搜索部门,成立了阿里巴巴云计算公司。但越调整就越靠近最初制定的方向,战略也越来越清晰。 

那个宁波的深夜吹着咸咸的海风,时代、思想和坚定的信念从那里起步,开辟了一条独特的数字化道路。 

2009年,阿里云成立没多久,工程师们还蜗居在北京一栋没有暖气和空调的办公楼里,自带茶叶咖啡,手动取冰降温。生存艰难,内外都是质疑。 

“云计算这个东西,不客气一点讲它是新瓶装旧酒,没有新东西。”李彦宏很不看好。 

“它是一个超前的概念,目前布局为时过早。”潮汕人马化腾比较喜欢稳当。 

别说外人,阿里内部也争议巨大。都在说阿里云干不下去了,大家准备好抢人哈! 

时任阿里云总裁的王坚在年会上都抹起了眼泪,台下的工程师喊道“博士别哭”,一种技术理想主义的悲壮。 

风雨摇摆中,马云给予了坚定的支持。 

“每年给阿里云投10个亿,投个10年,做不出来再说。” 

回溯到2007年在宁波的那场战略会,马云的坚持就不难理解。 

以往阿里的战略会都是在西湖边,但是当时高管们对公司未来的战略方向已经吵得天昏地暗,淘宝一年内引进了6个副总裁,每个人对未来都有不一样的看法。 

统一思想、确定战略,马云说大家去个能看海的地方讨论吧,起码开阔一些。 

但是当时秘书对宁波不熟,定错了地方,结果一群高管在一个海在哪里都看不到的屋子里,“不接地气”的吵了两天两夜。 

阿里的参谋长曾鸣后来回忆,在最后一天晚上深夜,发生了一些神奇的事情,他至今也无法理解。

但大家画出了一张图,图上示意,信息流、资金流和物流将形成统一的数据智能,这是阿里巴巴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的统一思想和战略。 

流淌在各个业务中的数据要做到“大一统”,这个项目被命名为“登月计划”。2008年,王坚来到阿里,就是受到“登月计划”这个词的感召。 

后来他也发明了很多词,例如“飞天”、“盘古”、“伏羲”、“夸父”……阿里云有一段时间基本是“起名驱动型的公司” 

王坚会不会写代码到现在依旧是个谜,但他坚信阿里应该有自己的代码能力,路线坚定的开始自主研发云计算操作系统“飞天”。 

自研的过程充满了痛苦和争议,阿里内部论坛上讨伐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,花钱又不出成绩,这哪是一个商业公司该干的事情。 

现在回头总结,艰难的自主研发道路,主要是有两个问题要解决:第一,“登月计划”首先要解决算力的问题;

第二,传统的IT架构已经让阿里当时的业务有“卡脖子”的感受,花钱也解决不了问题,只能自研。

历史总是这样不平均的分布,阿里比别人跑快了10年,第一次有这么大规模的商业在互联网上进行,秒杀、大促、双11……直接击垮了全球最顶尖也是最贵的传统IT系统,一头撞到南墙上。 

比别人跑得快,是一种多么痛的领域。 

当代计算的物理本质并未脱离摩尔定律,阿里希望通过一种新的计算力组织方式,来解决算力的极限,云计算操作系统“飞天”应运而生。

当时外界都说百度厉害的是技术、腾讯厉害的是产品、阿里厉害的是运营。在很多年之后,大家才听到一句话“阿里巴巴是被商业成功掩盖了技术的成功。” 

最终,阿里做出了自研的大规模计算操作系统飞天。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报道里,这被定义为“奠定了中国云计算基础”。



更多